电工电气网

当前位置:首页
>>
>>
正文

山西省纺织业寒冬中逆势突围

巧避市场风险,期待做大格局进入205年末,我国这个纺织大国,正经历着一场孰生孰死的寒冬考验。一篇相传甚广的文章《纺织业.7亿人回家过年》,不无夸张地论述了纺织行业的颓败现状——浙江知名纺织业“红剑”集团停产,员工上万人的山东兰雁集团破产……纺织企业纷纷倒闭,几千万工人失业。这是一个最好的市场经济时代。消费者对时装、家纺的需求旺盛,我国人均纺织品消耗量逐年只增不减。显然,纺织企业大批倒下的经济现象,因素更为复杂。在山西省,二十年前,可谓是纺织业的黄金期。山西纺织厂、晋华纺织厂等万人纺纱织布的盛况,已成“光辉岁月”。如今,纺织业只占山西省经济大蛋糕中的一小块。令人欣慰的是,现留存着的50多家纺织服装企业,生存状况并没有受到整体大形势的影响,有的企业独辟新径转变产业结构,销售额稳步上升,延伸出“晋商”独特的经济触角。205年,对于山西省服装纺织企业来说,不是寒冬,也不是暖春,而是温度适宜的初夏——且行且稳妥,守业,仍是山西省纺织服装业的总体形势。纺织行业困境重重205年,倒闭、兼并,成为服装纺织产业的代名词。在破产纺织服装企业名单上,庄吉、兰雁集团、红剑集团、宝利嘉、五洋印染、商雅纶制衣等业界行业大佬赫然在目。山西纺织工业行业管理办公室行管部部长赵根生认为,出口额减少是主要因素,“国内纺织业前景很好,纺织品一直以来是出口大户,出口份额占很大一块。从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出口量一直在下降。有数据表明,中国纺织服装业出口连续8年保持全球首位,205年月,风云突变,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563.33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0.63%。”204年,中国纺织服装出口占全球的贸易比重约36%,印度占4%、越南占2%。中国纺织商会当时就曾分析:未来十年,中国纺织业份额会被逐渐抢占。造成纺织企业大批倒闭的另一原因,就是国内人工费用的增加。“东南亚国家以及印度等国家,人工费很低,每人每月000多元,而我国的人工工资为每月3000元左右。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国际市场的棉花价格低于我国,每吨差距最少是几百元,最高时每吨差6000元。因而,我国的纺织竞争力在逐渐减弱。国际市场能在东南亚加工,就不再选择中国。一些大企业盲目扩大生产,投入资本,市场不景气,资金链断裂,导致破产也是原因之一。”对此景象,业内人士又惋惜又无奈。在赵根生看来,这毕竟是一部分现象,更多的纺织企业还在继续坚持,等待时机突破僵局,“较其他国家,我国的纺织生态产业有很大的优势,它是一条完整成熟的链条,国外采购商可以在中国从纺织、印染、织布、成衣产业链进行一站式采购。”“纵观全貌,纺织品产量非常大,但同质化严重。产能过剩,劳动力缺乏,劳动强度大,招工难,对市场变化没有应变能力,这些问题,都是企业倒闭的导火索。”赵根生说。曾经,纺织也是山西省的重点支柱产业,过去的二十年间,一些大企业同样无法解决这些难题,接连倒下。老企业破产倒闭潮山西省年代最为久远的纺织厂当数运城市新绛纺织厂,894年开始生产纱线,距今2年,是百年老字号。997年,在国营企业新绛纺织厂的基础上,其改制为山西新绛纺织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968万元,其中,运城市国资委占79%,山西省经济建设投资公司占2%。公司现易名为“山西鸿远纺织有限责任公司”。现有员工一千多人,仍正常生产。运城市新绛县文物局高飞娟介绍,新绛纺织厂原来的厂区已成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并列入第五批省保单位,目前还没有公布。山西省另一纺织龙头企业山西纺织印染厂,太原人简称“山纺”。这是一家拥有一万多名职工的大型国有企业,其于994年破产,因破产不彻底,200年再次申请破产。“在山纺破产基础上,又重新组建太原新凯纺织印染有限公司,在小店经济开发区生产,分流了山纺员工500人。”赵根生对业内各方动态很为了解。“山纺”尽管成为回忆,但“山纺小学”“山纺医院”“山纺宿舍”这些名称,还时刻出现在太原人的视线里,成为一种不灭的记忆。山西省另一知名纺织企业晋华纺织厂也是历史悠久,99年筹建。晋华纺织厂曾是中国500家最大的纺织企业之一,上世纪90年代,晋华纺织厂拥有职工一万余人,累计上缴利税6亿多元。2006年,该厂正式宣布破产,现只存中西合璧的建筑遗址,“晋华”风华不再。2003年7月28日,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宣告山西毛纺织厂破产。2003年年底,深圳一家公司以5994万元的价格竞买了其破产财产。……近二十年内,山西省各地毛纺织厂很大一部分自动消亡,大量的纺织服装企业倒闭。200年,山西省纺织厅撤销,改名山西省纺织工业行业管理办公室。赵根生回顾纺织行业的兴衰史坦言,今天山西省仅剩50多家纺织厂,民营企业生存力更强,占到总数的三分之二。国营企业存活法则目前,山西省国营纺织企业的代表当属“绿洲”大麻,前身为晋东南纺织厂,又名阳城纺织厂。用山西绿洲大麻纺织有限公司掌舵人的话来说,当初的转型属于歪打正着,现在看起来,却深富远见卓识。该公司成立于969年,做棉纺工艺,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引进大麻生产线,经过几十年的历练,大麻纺纱技术在国内属于领先水平,形成了自己的品牌。大麻是纺织材料中很小的一个种类,但“绿洲”在这个小种类中,占据着很大的影响力。“员工有500余人,每年的销售额2个亿。我们员工的生活和生产没有剥离,员工有五险一金,有分房的福利。”总经理袁保卫告诉记者,我国的大麻制品一直依赖进口,大麻有很大优势,稀释排汗性,抗霉抑菌,成分含有大麻酚,可除臭。从2008年全球进入经济危机后,大麻产品的销售非但没有下降,反而一个劲上升。除却不走热门、专走冷路的经营模式外,企业文化也是企业生存的法则。“买全世界最好的麻,纺全中国最好的纱,我们的成品三包,包免费漂白染色修布,最主要的一点是不拒绝小单,小单也很认真,超出顾客期望值,因为我们坚信小单就可能形成中单,中单就可能形成大单子。现在,日本的无印良品、优衣库以及美国MAP等企业都和‘绿洲’建立了合作关系。今年,棉纺企业非常不景气。然而,大麻产品一直在涨价,大市场对‘绿洲’产品的冲击非常小。”说起市场布局,袁总分外欣慰。面对众多纺织业用工难的问题,“绿洲”却毫无压力。该企业年轻工人多,工资在2000到3000元之间。于阳城县来说,“绿洲”,是意味着房子、票子等梦想实现的地方。对于市场的大冲击,山西纺织企业比较沉稳,顺利渡过了今年的难关。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可以存活的企业,都有一个共同点——能准确把握市场,创新生产模式。运城的民营企业临猗县恒晟纺织厂,产值过亿元,属于省内的标杆企业。恒晟掌门人的经验谈就是“企业要想存活,必须随时调整产业结构,延伸产业链”。恒晟纺织厂负责人郭长胜时刻关注市场,当他看到全国纺织品总体产能过剩,产品卖不掉,倍感形势严峻。去年,他在棉纺工艺的基础上,投资一个多亿,引进了染纱技术设备,这一生产线可以染一千多种颜色。“这种工艺只在河北省以及东北地区有,山西还是第一家。省内其他纺织企业的染色工序,遂从外地市场转回本地。尽管我们的毛巾受大形势影响销售量下降,但其他产业紧跟而上,因而,我们的销售额今年非但没有下降,还略有提升。”在他的带领下,该企业由00多人发展到200多人,每年创造出6000多万元销售额。“没法靠别人,只能靠自己。现在是市场经济,对于民营企业来说,不会将希望寄托在市场之外的东西上。”郭长胜清醒地认识到,市场才是检验企业的试金石。奇招迭出稳步经营服装市场对服装的需求量是递增的,一个区域的服装业可以带动整个纺织业的壮大。“山西省大的服装企业有3534制衣有限公司和兵娟服装厂,都以做制服和工作服为主。山西省几个服装厂在业界有影响,但老百姓不知道。”据了解,目前山西省有二十多家成规模的服装厂,但都以制服和工作服为主。“时装市场竞争激烈,款式变化大,需要养设计人员,生产批量小,承载风险也比较大。我们的服装企业避开了市场竞争,以求在制服领域做大。山西省只有晋城的森鹅服装厂具有代表性,市场销售不错,百姓间有口碑,每年销售6000多万元。”2006年,位于运城的华雄纺织有限公司在企业家吴荣华考察纺织业市场后,投资上亿元筹备建成。随后,山西兵娟服装厂成为收购华雄纺织有限公司的三家民营企业之一。兵娟服装厂创始人为王兵娟,建厂至今二十多年,客户稳定,一直平稳发展。运城市还有一家服装企业翘楚,就是3534制衣有限公司,年销售额7亿元。该服装厂也有几十年的历史,以加工军队、公检法制服以及工作服为主。“3534”是迄今为止黄河金三角洲最大的一个服装产业基地,占地500亩,一期开发680亩。没有创新思路,就注定无法适应经济市场的大风浪。3534制衣有限公司产业园总经理樊少强为了调整产业结构,目前开始承揽品牌服装的生产制作,合作方有杉杉、利郎、神鹰、提香等品牌企业,还在计划和更多的品牌服装企业合作。“男装市场变化小,而女装市场样式多变化快,市场风险也大。”樊少强认为多方向多思路发展,是扩大市场提高竞争力的唯一出路,他透露“3534”正在整合运城区域内所有的干洗店,品牌名为“衣家净”,现已整合了二十多家。“我们还整合了一家服装厂,一黑龙江癫痫病专业医院家水洗厂,一家纸箱厂,争取在‘十三五’后,产业园达到百家企业。今年,我们总体销售额没有降低,反而提升了。”樊少强胸有成竹。全球整体经济低迷,这种经济环境下,商家投资越来越谨慎。而山西的纺织服装企业,能在该出手时出手投资转型,从而规避了市场风险,将经济利益最大化,不能不说,是晋商把控市场的一种潜能。煤经下滑他业发展赵根生意味深长地说,“山西省现存纺织服装厂大多都集中在运城地区,运城有二十多家纺织服装企业,占据山西省纺织业的半壁江山。这是因为运城是棉花产区,最主要的原因是运城几乎没有煤炭,只有河津一带有一点点煤炭,所以产业结构重点在非煤行业。纺织服装厂在临汾有一些,晋城有一些,雁北地区基本没有,只有朔州有一个亚麻厂,销售也不是很好。”山西纺织业为何发展不起来?赵根生剖析原因,前些年,煤炭形势大好,供不应求,开个口子挖煤,操作很简单,不用打市场,赚钱快。政府和企业都愿意赚省劲的钱,趋之若鹜,煤炭产业间接导致了很多其他产业发展滞后。不可否认,南方城市以及山东地区也在做纺织,且做得风生水起。“人家的产业链齐全,出武汉那个医院专治癫痫?口方面也好,一直走国际市场,这次,他们受到的冲击也大。山东一个企业销售额就是几百个亿,江苏省一年销售上万个亿,形成了气候,形成了规模。”山西纺织业发展滞后,有很多因素制约。赵根生说:“比如,产业配套的问题。南方一些地区织袜子赚钱,工人就分离出来做老板,不断地分裂繁殖,一个村一个镇都在织袜子,这样反而引来了大市场,吸引来郑州羊角风的医院更多的客户。在吸引大量廉价劳动力的同时也吸引来了产业配套链条,例如织袜子机器设备生产商以及维修工都来该地设点。我们做袜子贴一个标签,从义乌买一个标签5分钱,而当地厂商购买只要2分钱。包括维修费用,咱们一个厂就得养一个维修工,而人家一个电话就可以找到维修工人,费用还低。”赵根生总结:草原上长一棵树不好活,一片森林的话,就容易成活。采访中,记者发现,众多纺织服装企业家思路活跃,金点子不断。尽管多方因素制约,山西省纺织业还未形成气候,但赵根生对这些颇具见识的掌舵手很有信心。“煤炭经济下滑,实际上,也许是个好事。山西省发展非煤经济正当时,而山西省纺织业基础好,又有一批有素质的企业家,纺织业完全具备做大的条件。”实际上,纺织市场需求量一直在增大,赵根生列出数据说明:“按照市场需求量来说,我国人均纺织品总体消耗在增长,200年的数据表明人均纤维消耗量是0公斤左右,到现在,人均消耗十二三公斤纺织品。‘十三五’之后,可能会达到5到6公斤左右。”山西纺织业的前景广阔,赵根生鼓励业内人士要有晋商走西口的“闯劲”,加之政府的引导扶持,或可将山西省纺织业再推上一个新台阶。